忆济南战役

发布时间:2017-11-15
                                                                                                                               王济生
        济南战役是华东野战军在解放战争时期,于1948年9月16日至24日按照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的指示,第一次攻克具有坚固设防的大城市的攻坚战。这次战役由许世友指挥,歼敌11万多人,沉重打击了国民党军的重点防御计划,使我华北、华东解放区连成一片,为解放战争的战略决战揭开了序幕。

        忆济南战役

        1948年7月中旬,津浦路中段战役结束,我当时在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任政治处主任。七十三团奉命进至泰安以东山口镇整训。在整训中战士们自发地提出“打开济南府,活捉王耀武”的口号,团报随之刊登,极大地激励了指战员的练兵热情。就在大家热火朝天练兵的时候,纵队政治部仲曦东主任来电话找我。仲主任严厉地问我,你们团报上登“打开济南府,活捉王耀武”的口号了吧?我回答后,仲主任严肃地批评说,你们怎么乱提口号呢?我说这是战士提出来的,我们觉得登出来,鼓舞士气。仲主任说战士们说说可以,你们怎么把它登在团报上呢?我还要解释,仲主任说别说了,赶快处理掉,把团报收回来。我虽然不解其意,但立即照办了。事后,仲主任给我解释:这个口号是华野已经内定的战役口号。过早提出口号,暴露战役企图,惊动王耀武,于战役行动不利!
        9月16日,济南战役全线展开。经6昼夜鏖战,至9月21日晨,我纵兄弟团队将济南东郊敌军外围主阵地茂岭山、砚池山、燕翅山等全部攻克,东线我军进逼外城下,给济南城之敌以巨大震撼。同时,西线守敌整编第九十六军军长吴化文被迫率部举行战场起义,我攻城部队乘势逼近商埠和内城。9月22日凌晨,我团进入攻击出发地霸王桥。霸王桥是外城永固门通往东郊的一座古老石桥,离永固门只有1里多,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外城城墙、敌设工事及敌人的活动。
        为了不给敌喘息机会,我团奉命当天攻击外城永固门。此次由于白天在开阔地攻击,受到外城敌之火力侧射及暗堡火力杀伤,攻击失利。
        聂凤智司令员打电话直接找张慕韩团长说:王耀武在我军迅速攻克外围据点后,最头痛的是感到时间不够用。我们就是要发扬连续作战、勇猛突击的作风,不给敌人调整部署的时间,趁敌人部署混乱、举棋不定的时候,攻下外城攻内城。又说:有许多兄弟部队向你们挑战,条件就是看谁先攻进城去。为了迅速攻下外城,上级特派来4辆坦克给你指挥。张慕韩一边听着电话,一边向聂司令员表态说:“请首长放心,今晚一定攻进外城。”
        张慕韩放下电话即命一营长董万华来开协作会议。
        这是七十三团第一次召开步兵、炮兵、坦克兵协同作战会议。为了郑重,参谋人员还特地用弹药箱拼成了“桌子、椅子”,团首长各自拿出自己的香烟招待客人。会议开始,董万华首先介绍了攻击失利的主要原因,并提出了下一步攻击方案。炮兵、坦克连长因为都已看过永固门外地形、敌堡和敌城头的工事,也提出了作战想法和对步兵的要求。团长张慕韩听过大家意见后,激动地说:“今天是我们团,也是我们师,部队历史上多兵种联合作战的第一次,我相信一定能配合好,一定是胜利的开端!”随即讲了联合作战的具体部署,特别要求一营:首先必须抓住坦克攻击有效时机歼敌,占领敌人阵地,攻占永固门;二是要绝对保护坦克的安全。
        下午16时,攻击开始。榴弹炮首先怒吼起来,一发接一发地向预定目标轰击,一时敌人哑巴了。坦克直向永固门外敌人工事扑去。鹿砦被碾碎,铁丝网被压垮,穿甲弹、高射弹一发发准确地钻进敌人的工事里爆炸。
        这一下把敌人打蒙了,他们不相信“共军”也有坦克。有的敌人钻出地堡,一边打着联络信号,一边扯着嗓子骂:“你他妈的往哪儿打?瞎眼啦?我们是保六旅,八路在那边……”,话音未落,两声炮响,那个喊叫的家伙就和地堡一起上西天了……
        坦克打得好,战士们从战壕里跳出来叫好。跟随坦克冲击的二连战士,更是把什么都忘记了,他们和坦克比赛起来。排长于子安带领战士于瑞荣也连续炸毁敌3个地堡,又消灭了一批残存在地堡内的残敌,使攻城道路更为安全。董万华向团里报告:“永固门外敌人已被肃清”。张慕韩团长马上命令榴炮营长胡建胜“向永固门开炮”!永固门上立刻火光闪闪,浓烟翻滚。永固门在我炮火和坦克攻击下很快便垮了。
        董万华一看,永固门城楼不见了。此时,离总攻时间还差10分钟,为不失时机,他果断命令三连向城头突击。三连连长董崇信,政治指导员尹秀亭率领全连奋不顾身搭梯登城,迅速占领永固门两侧。顷刻间,部队潮水般冲上城头,巩固扩大突破口。战士冷乃福在随队冲击城头时,突然发现城门北侧还有一个地堡在射击,他三步两步冲上去,向地堡扔了2个手榴弹,说了声“见鬼去吧”,地堡随即哑巴了。与此同时,副班长和另一名战士也把2个地堡消灭掉了。一营、二营迅速突进城关,展开激烈巷战。
        在此前,七十五、八十、八十一团也突破了敌防御前沿,登上城头,并打退敌多次反扑,扫清了城头之敌及火力点,下城投入纵深战斗。渤海纵队由花园庄突入,三纵队由杆石桥突入,十、十一纵队又攻下永镇门。西线我军也攻下商埠敌占各点。我军从四面八方向敌人攻击。
        所谓“聪明过人的国民党才子王耀武”没想到我军这么快攻老城,他一面调整部署,一面急切地向蒋介石求援,但蒋介石要王耀武沉住气等待援兵,叫他像陈明仁守四平街一样来死守济南。
        9月23日拂晓,天降寒雨,敌人出动多批敌机向我军阵地进行狂轰滥炸,战场上炸得乌烟瘴气。我团指战员忍受着寒冷和彻夜作战的疲劳及敌机的轰炸,顽强勇猛地向敌突击,步步逼近内城护河城边。
        为了不给王耀武以喘息的机会,兵团指挥部命令各攻城部队抓紧一切时间做好今晚攻内城的准备工作。
        团长张慕韩带参谋到三营阵地前沿观察敌情和地形,选择突破点。他看到城墙约有十四五米高,在此处拐了一个90度的弯,这里正是内城的东南角。城上有一高大建筑物气象台,它是全城的制高点,敌人利用城东南角可以封锁好大一片地区。城墙上又有上、中、下3层火力点,城墙根躺着一条宽大的护城河,此处水流缓慢,只在东南角拐弯处激起漩涡。这里靠近黑虎泉,那一抱多粗的老虎头,还喷着水柱。张团长感叹地说,想不到这个供人欣赏的胜景,如今成了战斗的障碍。
        经过观察并与营连干部研究后,张团长立即召开团党委会,研究攻内城的问题。大家一致认为,突破口选在城东南角比较合适,这里护城河虽宽,但水流不急,亦不很深。城东南角上有气象台,便于我登城部队扩大和守住突破口,王耀武不会料到我们在他认为最安全之处登城,打他个“出敌不意”。
        张慕韩将团党委研究的方案报告给师、纵队首长。不长时间,电话铃响了。聂司令员说的第一句话是:“张幕韩,你们好大的胆量。”聂司令员接着说:“你们的方案,我和刘政委研究了,你们决定的是正确的。从东南角突击,看来困难很大,但我们可以打敌人料不到的地方,敌人是不会认为我们敢从险地选突破口的。”聂司令员继续说,“山东政府和人民授给我纵‘打进济南府、活捉王耀武’的大旗,纵队党委研究就授给你们团,希望你们团不辜负山东人民的希望。”张慕韩立即表态:请纵队党委首长放心,我们团一定把胜利红旗首先插上济南城头。
        会后,团领导各自深入营、连,帮助做今晚攻城的准备工作。张慕韩到三营,研究攻城的具体部署,我到七连送旗,并帮助做攻城思想政治工作。
        23日下午4时许,我和团政治处干事冒着敌机轰炸,来到七连,在指导员彭超陪同下,看望和问候全连干部和战士。随后,在靠近护城河东南一座院子里,七连召集全连各战斗组的骨干,举行授旗仪式。我在讲话中说:“同志们,我是代表团党委给七连送旗来的。这面红旗是山东3800万人民授给九纵队的,纵队党委又把它授予担负主攻内城任务的连队,这表示上级对我们七十三团和英雄连的信任。我相信,七连的英雄们,共产党员同志们一定能把这面旗子插到城头上!”大家齐声回答:“请上级放心,我们一定把红旗插到城头上!”
        9月23日18时整,夜幕刚刚降临,我军总攻城的炮声响了。刚才还一片沉静的内城,顿时炮火轰鸣。我军远射程炮摧毁着皇亭体育场、警察局以及旧省政府等处的敌炮兵群。各种抵近射击的炮、轻重机枪,各自对准预定的目标,准确地射击着。城东南角城头上一团团火球升起,声响如雷。大地震动了,天空被撕裂,曳光弹飞驰,照明弹腾空,城上敌人被打哑了。
        炮火延伸后,攻击信号升起,紧靠护城河半壁街的七连开始攻击。连长肖锡谦立即命令五班爆破手孙喜上。孙喜抱起炸药包,趁着烟雾掩护顺着河岸的一条斜坡小路而下,趟着水过了河。爬上岸一看,原设鹿砦、铁丝网已被我军炮火炸得七零八落,不用爆破了,随即他扒开一条通道。忽然,城墙根下响起一排枪声,一看,暗堡敌人在那里作怪。他悄悄地从侧面上去,把炸药包贴在暗堡上,一拉弦,敌人的暗堡上天了。六班长孙高亭随即带领全组扛着百斤重的炸药杆踏着孙喜指引的小石桥冲过护城河,靠近城墙,找准爆破点。孙高亭用力举着炸药包,两个战士各持一撑杆,3人用熟练的动作,迅速把炸药竖起。炸药杆稳后,一拉弦,“轰”的一声巨响,城墙上砖头石块乱飞,火光中看到城头上出现了一个缺口。肖锡谦认为口子太小,命令继续爆破,王硕文、曲传海、张云青按照孙高亭指给他们的路,冒着敌人的火力封锁,冲过城河。高大的城墙已被我军的炮火和刚才的爆破炸得面目疮痍,乱石、碎砖成了他们竖炸药的最大障碍,他们3人吃力地竖了几次才弄好。被我军打得晕头转向的敌人清醒过来,拼命地向城下投手榴弹。张云青负伤了。王硕文叫小曲把小张背下去,小张说,组长,不用管我,我能坚持,你们赶快下去。张云青忍痛从地上站起来,扑到炸药杆上,抓住导火索恳求说:“组长,让我拉这次弦吧!”时间就是生命。在张云青恳求下,王硕文只好答应,弦一响,小张倒在血泊中,接着副班长孙景龙小组又送上一包炸药,刚竖起炸药杆,不幸失利,全部伤亡。等待不及的孙高亭又一次上去拉响炸药。经过七连英雄的连续爆破,城墙终于被炸开一个豁口。
        肖连长借着火光看到爆破成功,命令梯子组架梯子,三排突击,火力组集中火力掩护。陈序芳等4人抬着300余斤重的梯子趟着水直奔城下。他们按照战前练兵的方法,把梯子往城墙一靠,中间用撑杆顶着,梯子前面的小车轮向上滚动,没用两分钟,12米多高,300多斤重的梯子便牢靠地架在城墙上了。突击队飞快地冲上梯子,可爬到上面一看,离城头还有一截,一时爬不上去。就在这时,被打昏苏醒过来的敌人投下手榴弹,好多人负伤,第一次登城失利。
        肖锡谦命令火力封锁敌人,三排继续突击,接着七连战士们前赴后继顽强突击,但终因我军炮火已延伸,火力压不住敌人。连续两次突击均失利,梯子也被敌炸断。七连攻击受挫,全连指战员心情沉重,怒火心中烧,第四爆破组又冲了上去。
        透过敌射火力的火光,大家看到炸药包已顺着城墙竖起来了,但一分钟、两分钟……,没有听到爆炸声。这时,城上的敌人手雷、轻重机枪一起猛打,企图封锁我过河的突击部队,孙高亭看得清楚,迅速冲过护城河,扑向已竖起的炸药包,拉着导火索,孙高亭这一惊险的壮举,终于把城墙顶端炸开一个三四米宽的大口子。
        不等硝烟散尽,七班长李光臣就带领梯子组抬着梯子飞身过河。但是,敌人的反应也很快,我炸药爆炸一过,敌军官就催着工事里的敌人爬出来用火力向突破口射击。随着敌人轻机枪、重机枪、手榴弹、照明弹、燃烧弹一起向我突击队位置倾倒,燃烧弹打着半边街的民房,大火燃烧起来,给七连攻击造成极大困难。
        营长王玉芝看到七连的情况严峻,问肖连长、彭指导员:你们连还有没有力量继续攻击?八连要求好几次了。肖锡谦、彭超焦急而肯定地说:“我们有力量,我们保证完成攻击内城的任务!我们爆破伤亡两个组,还有两个组;梯子组有伤亡,但不大;突击队伤亡一个班;三排可以合并成两个班,一排还没动呢?就是缺炸药和梯子。”“好吧,我们召集战士研究失利的原因和再次攻击的办法。你们派人到营部取炸药和梯子去。”
        肖连长和彭指导员立即在阵地上召集支委和党小组长开会研究失利原因和再次攻击的方案。这时,传来两个不幸消息:营指挥所遭炮火轰炸,教导员郭奎武和负责指挥炮兵的副团长李靖受伤,右翼七十九团一度登城成功。在敌人猛烈反击下,后续部队没突上去,突破口又被敌占领,攻上城头的指战员壮烈牺牲。从西南角坤顺门攻击的十三纵队—○九团突进两个连,经过激烈而残酷的争夺战,突破口也被敌人重新封死。
        于是,攻城部队全线受挫,一时间,东西南3个方向全都处于沉寂之中。
        团指挥所一次次接到三营关于七连攻城失利的报告,大家心情沉重,沉思着失利的原因。就在这时,电话铃响了,打破隐蔽部沉闷的气氛。
        聂司令员问:“你们的情况怎么样?如果今晚继续攻击没把握,许司令说可以撤下来整顿再攻。你们意见怎么样?”张慕韩马上回答:我们把情况研究过了。七连3次攻击失利,有一些伤亡,但指战员们信心十足,再次要求继续攻击。三营还有八、九连随时可接替七连,请首长放心,我们保证今晚把内城攻破。我和王济生主任马上就到七连组织第四次突击。聂司令员是七十三团的老首长,他知道这个团从来就是英勇善战,百折不挠。他关切地问张慕韩还有什么要求?张慕韩提出要20发炮弹。聂司令员爽快地说:给你们50发!并提醒说:一是不要蛮干,要在战术上多动脑筋,关键是要找出失利的原因;二要接受兄弟部队的教训,上城后要迅速向两翼扩展,巩固住突破口。二梯队上去要大胆锲入,插进敌人纵深,打乱敌人部署。祝你们成功!
        9月24日零点,张团长和我来到七连前沿阵地,七连干部战士见到我们来了,就嚷:首长快下命令吧,我们研究好了,也准备好了,保证再攻完成任务!这时肖锡谦把七连3次攻击失利的情况和支委、小组长研究的情况向我们作了汇报。随后,我和彭超到二班突击队找战士了解情况。
        班长李永江正在与全班议论着什么,看到我们来了,就站起身着急地说:主任,我们早准备好了,这次突击登城,我保证在敌人没有醒过来就叫他上西天!我表扬了他们的英雄气概,鼓励他们克服困难,发扬后劲,最后5分钟夺取胜利。我又到爆破组、后勤组一一看望。然后和张团长来到了营指挥所,这时炮兵营长也来了。张慕韩团长主持召开步炮协同会,分析了前几次攻击失利的原因,研究制定了不待炮火延伸,突击队即迅速攻敌登城的方案。
        9月24日凌晨1时30分,第4次攻击内城战斗打响。全纵队的炮火都支援着这个方向,炮弹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敌人飞去。直接支援七连登城的炮火,一颗颗落在城东南角上,城墙上工事被炸毁,城头上砖头、石块在空中乱飞。就在炮火猛烈轰击城头的时候,七连连长肖锡谦、彭指导员把指挥位置又向护城河边移前一步,直接指挥各组人员攻击。孙高亭率领2人,冒着砖头石块迅速过河,把炸药送上城墙。梯子组在炸药爆破的火光中过河架梯。组里有4人负伤,有的血流满面,但没有一人畏缩不前。由于梯子不够长,几个人把梯子推到顶端,他们牢牢地抱住梯脚。连长即命突击队登城。第一突击队刚冲上就被敌侧射火力打下来。宝贵的时机再也不能错过,肖锡谦命二班长李永江突击。李永江说声:“二班跟我来!”以娴熟的动作登上云梯,当他登到梯子顶一看,大吃一惊,梯子比城头短了半人高!关键时刻不容迟疑,他急中生智,一脚踏着梯子顶端,双手扒住城墙上的石头,“霍”地一下登上城头。然后机智地占据有利地形,向反击的敌人一阵猛扫。在万分紧急之时,共产党员于洪铎带领着滕元兴、周顶仁、机枪手王会、机枪班长冯立国也紧跟上来。李永江当机立断地说:老于你和小滕向西打,我向北打,冯班长和王会守住突击口,联系后续部队登城,突破口是咱的命根子,决不能丢掉!
        李永江刚向北走出几步,就发现一股敌人嚷着:快占阵地!李永江用冲锋枪一个点射,敌人有的倒下,有的向后跑。李永江紧追不放,追到气象台门口,他开展政治攻势,迫使20多个敌人交枪投降。李永江发现另一处敌人不肯投降,就用手榴弹和冲锋枪消灭了他们。于洪铎带着小滕向西发展,没走多远,迎面上来一群敌人,于洪铎和小滕端起冲锋枪扫了两个扇子面,敌人死的死,伤的伤,其余的扭头向后跑。于洪铎和小滕紧追不放。忽然发现从西面又跑来一股敌人,一个军官喊:不准跑,谁跑枪毙谁!于洪铎随手把两枚手榴弹扔进敌群,小滕用冲锋枪扫,把敌人打得鬼哭狼嚎,乱成一片。有一敌机枪手还想向我射击,于洪铎一个箭步扑上去,抓住枪筒就夺,敌人惊慌地扣动扳机,子弹从于洪铎腋下飞过。正在危急之时,小滕赶来用枪托砸碎敌人的脑袋。两人又向敌人扫射,并喊话叫敌人投降,十几个敌人乖乖地放下武器。机枪班长冯立国和王会守在正面,发现左侧有敌人叫:快扔手榴弹,他们上来了!王会用机枪消灭了敌人。这一切,都发生在短暂的时间里。七连勇士们用智慧和勇敢消灭了当前之敌,继续与敌人厮杀。
        在登城勇士危机之时,头部已负伤的连长肖锡谦,带着突击队登上城头。肖锡谦看到李永江等,高兴地说:同志们打得好,给你们报功!我们要像钉子一样钉在这里,誓死守住突破口,保证八连、九连登城!肖锡谦立即把已经登城战士分成3组,规定具体任务。各组刚刚就位,敌人就开始顺城墙西边和气象台北边向我反扑。这是王耀武特选的“敢死队”,一手提大刀,一手持短枪,“嗷嗷”叫着冲过来。肖连长和战士们毫无惧色,等敌人靠近我工事前沿,肖锡谦首先一枪把冲在最前面的大个子敌人击毙,王会的机枪接着射向敌群。敌军官在后督阵,敌人又冲上来。李永江依托工事对付从北边来的敌人,连续投出70多个手榴弹。他头部负伤,血流满面,包扎一下,继续坚持战斗。机枪班长冯立国腮和眼被弹皮崩伤,一时昏了过去,醒来后又继续打击敌人。一班长郑田芳右手负伤,就用左手扔手榴弹。三班长王新庆腰和腿负伤,仍带着战士向西打下去。指导员彭超在登城时右腿中弹,通信员要背他下去,彭超说:我不能下去,我要上城!说着咬紧牙关,强忍剧痛,靠一只腿和右手的支撑,在通信员的帮助下,艰难地登上城头。彭超摸到气象台时,再也走不动了,倚在工事上喊道:同志们,坚决守住突破口,后边部队上来了!
城头上的混战拼杀更显出七连“常胜连”的英雄本色。部队建制乱了,干部及时编成战斗组织,战士自觉地听从指挥;自带弹药打光了,就找敌人的枪、弹打敌人,枪、弹没有了,就用石头砖块砸。
        七连指战员鏖战城头是整个攻城战中最壮烈的一幕。战前七连144人,经过4次攻城和城头浴血奋战,绝大多数同志均带伤战斗,终于打垮了敌主力整编七十三师十五旅四十三团的10多次反扑,牢牢守住了突破口,实践了把最后一滴血洒在济南城头的誓言,再次表现了“常胜连”不可战胜的英雄气概。指导员命令宋炳科把红旗插上气象台的顶端,在硝烟弥漫、火光闪闪中招展的红旗,鼓舞着全团和兄弟团队奋勇攻城。
        八、九连登上城头后锐不可当,沿着城上交通壕向敌猛打。八连向西冲垮敌人反扑,打出40余米。九连向北打,恰逢敌十五旅通信营疯狂地扑过来,二班长王其鹏迅速投出手榴弹,并用冲锋枪打退敌人,乘机占领工事,和3个战士一起利用敌工事与敌人对阵。三营登城后经过激烈反复的混战,七连打开的突破口终于牢牢地巩固了。二营长崔玉法带部队登上城之后,敌我势态已有所改变,但敌人仍然利用火力反击,企图大量杀伤我登城指战员,阻止我军下城巷城。
        团指挥所登城后,张慕韩团长为巩固突破口胜利,于24日晨4时50分命令部队下城投入巷战。但因背绳、布的同志牺牲了,原准备下城的绳和布没有了。正在为难之际,九连二班长王其鹏高呼“争取下城第一名,活捉王耀武当英雄!”说完,首先跳下城去,其他同志也都紧随其后,跳下城去投入激烈的巷战……
        经过半天多逐街逐巷的激烈争夺战,24日13时许,四连攻进旧省政府,尔后直扑新省政府。七连下城后向西攻进,转而插向西北角,打遍半个内城,所向披靡。下午17时又首先攻进新省政府,相继与兄弟部队会合,将突围之敌歼灭。大部敌人在我凌厉攻势面前放下武器投降。傍晚,内城守敌全部被歼,济南战役胜利结束。
        第二天,我站在城头仔细观察,东南角又高又陡的城墙,虽然被炮火、炸药炸开口子,但并不大,梯子直立距城头还差近一人高。在炮火齐鸣、炸声似雷、碎砖石块乱飞的情况下,人是怎样飞上城来的呢?我自己爬到梯顶上不去,一名侦察员从城头上递给我一条步枪叫我抓住枪托,警卫员在梯头上用肩和手推我,我抓住枪托,脚蹬人头才上来的!仅此,我完全可以想象出昨夜七连城头争城厮杀的情景是多么壮烈。
        战后,中共中央发来贺电,新华社专门发表社论,表彰济南战役中建立特殊功勋的英雄部队。9月24日济南解放当天,中央军委复电华野:批准授予九纵二十五师七十三团“济南第一团”称号。10月10日,在济南城东历城县的港沟举行隆重的授奖命名大会。纵队司令员聂凤智宣读了嘉奖令,并将一面绣着“济南第一团”的红旗,授予团长张慕韩。七连获“济南英雄连”称号,并给该连记集体特等功一次;七连二班长李永江、二班战士于洪铎、九连二班班长王其鹏3人荣膺“济南英雄”称号;七连六班长孙高亭立特等功,七连长肖锡谦、指导员彭超以及战士滕元兴、张云青、王硕文、曲传海、冯立国、李光臣、陈序芳、孙喜、宋炳科等一大批同志,都记功受奖。我团在济南外城、内城的突破、巷战中将近2000同志流过血,400余人付出宝贵生命。他们用血的代价,换来了胜利。我们活着的人应继承他们遗志,保持和发扬光荣传统,争取更大胜利。

中共德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版权所有 ,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邮箱:dezhoudangshi@163.com 电话:0534-2687759
建议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浏览 您是第 位访问该网站的人

鲁公网安备 371492020001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