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民甘做孺子牛:追记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安阳市救助管理站原站长许帅

发布时间:2018-07-16

  

  “拼命许郎”——
  “就算我的生命只剩一分钟,我也得回救助站。”
  就在许帅的救助事业风生水起时,病魔却开始悄悄“侵蚀”他。由于长期超负荷工作和不规律生活,2014年开始,许帅出现腹痛、便血等症状。
  后来病情越发严重,不得不住进医院,医生检查后建议他转入北京协和医院做进一步检查。很快,诊断结果出来——胃癌四期,医生说可能只有3至6个月的生命。
  拿到诊断书,许帅双手捂脸,泪流不止。他对父亲说:“爸爸,我要回去,回去后可以边工作边治疗。”
  “你都病成这样了,咋还想着工作?”父亲许宏刚又急又气。
  为这事儿,父子俩在病房里争执了一上午。最终,许宏刚拗不过儿子,只得同意他回家。
  在安阳市肿瘤医院,病人许帅的“不听话”一度让医生护士头疼不已。
  “上午输完液,下午就不见了人。起初,医护人员不了解情况,还以为病人不配合,都很生气。”许帅的主治医生王俊生说,后来才知道他是“溜”回单位上班了。这让他们十分震惊。随后院方不得不按照许帅的工作时间,专门“订制”了一套治疗流程表。
  那年冬至,许帅输完液,就和站里职工一起去给街上的流浪乞讨人员送饺子。每到一处,他都亲手把保温桶里的饺子舀出来,盛在碗里,双手递给受助人员。
  冽冽寒风中,许帅手捂腹部,咬牙坚持。同事问他为啥不留在北京治疗,他说:“年底有很多受助人员需要送回家,我放心不下。就算我的生命只剩一分钟,我也得回救助站。”
  随着化疗次数增多,许帅身体日益衰弱,开始小便失禁。为此,他每天穿纸尿裤去上班。
  由于药物副作用大,他的血压急速升高,导致手脚满是裂口,脚疼得不能着地。他只得拄双拐去上班,晚上下班回家就瘫倒在床上,被血浸透的袜子粘在脚上脱不下来。
  病情再次加重,许帅腹腔内产生大量积液,导流管每天要引出10余斤液体,他就插着管子、带着药盒上班。
  恨不得一分钟掰成八瓣儿用的“拼命许郎”,将自己“燃烧”到极限。身高1.76米、原本体重80公斤的他,瘦到不足百斤,昏倒的频率也更高了。同事劝他赶紧回医院,他总以“我能顶住,忙完就去”推脱……
  “每周一早上开例会,他从不缺席。有时开会肚子疼,他就一边揉一边开……”救助站副站长杨瑞红说。
  在许帅参加的最后一次会议纪要上,详细记录着其后的工作安排:成立救助站青年志愿服务队;救助科做好“夏日送清凉”专项活动准备;未成年人保护中心提前一个月部署“蓝精灵”志愿服务队开展活动;总务科负责购买蚊帐等用品……
  杨瑞红记得,那天是2015年6月13日。两天后,许帅再次昏倒,从此再也没能离开病房。
  病床上的他,只要意识清醒,就会叮嘱同事一定要把救助站医疗安置区二期规划落实好,装上顶棚,让受助人员在恶劣天气里也能锻炼身体……
  赤子之心——
  “我是从事救助工作的,这是我救助道路上的最后一站,希望你们能够理解我、成全我。”
  “死亡并不可怕,人不能延长生命的长度,但可以拓展生命的宽度。”这是许帅生前反复劝慰父母的一句话。
  弥留之际,许帅口不能言。在和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用纸条交流中,被问及“愿意捐献眼角膜和所有器官吗?”许帅歪歪扭扭写下“是,不仅如此”,落笔之时甚至连句号都没能点上。
  2015年7月,许帅病情接连恶化,他瞒着家人向红十字会和国家遗体捐献中心申请登记,自愿在去世后将器官捐献他人。许宏刚得知后,近乎崩溃。许帅恳求父亲:“我是从事救助工作的,这是我救助道路上的最后一站,希望你们能够理解我、成全我。”
  2016年6月30日上午,许帅陷入昏迷,已无法完成遗体捐献申请登记手续。在安阳市中医院肿瘤科病室,许宏刚用颤抖的右手在《志愿捐献遗体申请登记表》上签字。泪水打湿了纸张,但他仍坚强地替儿子按下手印。许帅的母亲痛哭着瘫倒在桌前,迟迟不忍签字,她悲呼着:“这是我的孩子,我不能签字,不能签字啊……”
  “儿子想要把自己的一切奉献出来,作为父母,我们应尊重他的选择。他是一名党员,他把党的事业看得比生命还重,我们完成他的心愿吧。”在许宏刚的劝说下,许帅的母亲忍痛签字。
  2016年9月1日1时16分,因抢救无效,年仅36岁的许帅静静离世,神态安详。
  第二天,河南新郑17岁少年朱新蕴重新见到光明;随后,郑州一家眼科医院里,39岁的驻马店人张华,也通过眼角膜移植手术睁开眼睛。
  许帅遗体随即被送到郑州大学,用于科研教学及研究病源。
  “不仅如此”,许多人都在揣摩这四个字的含义。
  有人认为,这是许帅在病入膏肓之际,希望死后将自己身体有用的部分全部捐献。
  也有人解读,他希望捐献遗体不仅是一个人的事情,希望更多人把这种爱、这种精神传递下去,让这个社会更加温暖,更充满力量。
  一切皆如他所愿。
  他的爱在默默传递,精神在静静流淌。在许帅追悼会上,一位70多岁的老人泣不成声。她说,此前她一直有捐赠遗体的心愿,只因家属不同意而搁置,当她将许帅的故事讲给子女听后,终获理解。
  安阳县一位民营企业老板毅然签下“遗体捐赠书”,他说,是许帅让他坚定了死后捐献遗体的决心。
  尾声:不说再见
  斯人已逝,追思犹存——
  6月30日,记者来到安阳市救助管理站,大院正中“温情救助大爱无疆”八个大字在阳光下依旧醒目;医疗安置区外的南墙下,许帅生前和同事们一起栽种的一排桃树枝繁叶茂;安置区内,覆有乳白色薄膜的钢结构顶棚遮住了正午阳光的炽热,受助者们在广场上自由活动,神情怡然。
  他的遗愿已成为现实。
  不说再见,许帅没走,同事们耳边不时响起他熟悉的声音。“工作中要有公心、爱心和善心,得了解受助对象的内心。”杨瑞红、吴青山、董鸿军……他们常常站在医疗安置区入口,仿佛在等待他归来。
  不说再见,许帅没走,他的精神传遍中华大地。6月27日,中共中央追授许帅等7名同志“全国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此前,安阳市组成“许帅同志先进事迹报告团”,在全国进行了为期9个月以上、覆盖全国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共38场、直接观众达5万余人的巡回宣讲。全国多地纷纷举办他的先进事迹报告会,学许帅精神、做为民先锋的热潮久久不熄……
  我们相信,这世间,必将有千千万万个像许帅一样的生命热烈绽放。

  


中共德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版权所有 ,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邮箱:dezhoudangshi@163.com 电话:0534-2687759
建议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浏览 您是第 位访问该网站的人

鲁公网安备 371492020001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