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船往事

发布时间:2017-11-01

一九六四年四月五日,董必武偕夫人何连芝重访南湖时合影

嘉兴南湖红船真实地再现了中共一大南湖会议召开时的历史场景,已经成为广大人民群众心目中中国共产党诞生地的革命圣物,更是被大家公认为“党的摇篮”。笔者在南湖革命纪念馆工作了近30年,对南湖红船的历史细节有一定的了解。

南湖红船是否真的“红”过

如今的南湖红船,无论外观,内景、陈设还是整体颜色,均与20世纪20年代流行于江南—带的丝网船相同。红船的船壳是黄褐色(栗壳色),硬棚是黑红色(荸荠色),茅棚是烟灰黑(陈旧的沧桑黑),这一点已经得到当年中共一大南湖会议亲历者董必武的肯定。但是,在“文革”期间,南湖红船的外表也真的红过。那时受极左路线的影响,红太阳、红宝书、红海洋盛行,神州大地一片红。当时的红卫兵小将们认为,既然称为南湖红船,那么船的外表也应该是红颜色的,因此红卫兵用红漆将南湖红船的外表也全部涂成了红色。此外,红卫兵还在南湖红船上挂了一幅毛主席身穿绿军装、戴红领章的头像,并在船前舱门两边贴上“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的对联。直到“文革”结束,南湖红船才逐步恢复其原来的面貌。

南湖红船应该描金还是贴金

如今的南湖红船,看上去十分漂亮、醒目、豪华和金碧辉煌。除了红船的画舫式结构比较漂亮外,主要还在于船头的荷花桩、楹梁和船舱中间的桅杆架、阔雕花压茅棚直板,以及船舱内门窗裙板、画屏、隔断、烟榻、弯梁、盘龙桩等木构件的图案上,都贴有24K黄金的金箔。

据笔者调查,仿造南湖红船的1959年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时期。听说要造“党的摇篮”,嘉兴船厂从厂长到工人都觉得应该用最好的材料,于是决定雕刻图案上不用描金而用24K黄金贴金。据当时仿造红船的亲历者———原嘉兴市造船厂副厂长肖海根回忆说:“工人们将图案雕好上漆后,赶在油漆七分干时贴上金箔,再用剪短的排笔轻轻按压,使金箔随木雕的图案凹凸,整艘红船共用去275克黄金。”

当时,国家对黄金严格控制,在市场上根本买不到黄金。用于红船上的金箔,据说是上海一家中成药制药厂用在一种“大力丸”的药丸包装上的。新中国成立后,国家不准再使用金箔,制药厂便将剩下的金箔统一上交人民银行。嘉兴县委、县政府通过嘉兴人民银行向上海求援,上海方面听说这些金箔要用在造中共一大纪念船上,便马上同意调拨过来。

但是,南湖红船从1959年仿制至今,并不是一直贴金箔的,其中有一段时间是采用金粉(所谓金粉并不是用黄金磨成的粉,而是一种人工化学代用品)描金的。红船从贴金改成了描金,而现在又变成贴金是有历史原因的。

“文革”结束后,曾流传这样一条消息:周总理知道这个情况(红船修得非常豪华)后,批评嘉兴的领导说:你们不尊重历史,原本是一条普通的船嘛,哪来这么醒目,这么金碧辉煌?南湖革命纪念馆领导于金良说,经总理批评后,红船便修旧如旧。

据笔者的调查和亲身经历,南湖红船从1959年仿制成功到“文革”结束,一直都是贴金箔的。20世纪80年代初,上级传达了周总理生前对南湖红船的批示后,就在南湖红船维修时改用描金工艺。1990年2月,馆领导于金良因工作调动离开了南湖革命纪念馆。后任馆领导在南湖红船是继续描金,还是重新贴金问题上经过慎重考虑,选择了贴金箔。其理由如下:其一,南湖红船从1959年仿制后到20世纪80年代初,一直是贴金箔的。20多年来,广大群众习惯并认同了这一形象。其二,1964年4月5日,中共一大代表董必武受党中央、毛主席委托来南湖鉴定红船,也已经认可红船贴金这一事实。如果红船改为描金,没有人有资格来作这个鉴定,于是南湖红船的雕刻图案事实上便形成贴金—描金—贴金三个阶段。

南湖红船的“冬装”与“夏装”

南湖红船的前身是单夹弄丝网船,专供客人游南湖时租用。但是冬天的南湖寒风凛冽,有时还会下雨飘雪,因此丝网船必须备有一套挡风避雨防雪的遮板、瞒窗和篷布,并且船上所有窗户均为可开关闭合的“摇头窗”(即不用金属铰链,而是利用硬木黄榉窗上的横档,在其两头余留几厘米并刨成圆柱形,可以上下润滑摆动开关的窗户)。这样一来,丝网船整个船身部分被包裹得十分严密,可使船舱里客人免受西北风和雨雪的侵袭,但游客仍可在船舱内隔着窗户玻璃眺望船外景色。到了夏天,拆除船上所有遮板、瞒窗、篷布,打开所有“摇头窗”的窗户,用风钩钩住,使船舱内四面透风,让游客尽享湖面习习凉风。这就是南湖红船的“冬装”与“夏装”,也就是安装或拆除那些遮板、瞒窗与篷布,并关闭或打开所有窗户。

如今我们看到的南湖红船,就是“冬装”形象。因为1959年红船仿制成功,并定于国庆节对外展出,时值中秋节到来,故而用“冬装”形象示人比较符合季节特点。可是到了第二年(1960年)夏天,因为纪念馆没有接到有关部门关于红船“换装”的指示,可能有关部门也不了解红船有“冬装”和“夏装”之别,所以他们也不便擅自撤除遮板、瞒窗、篷布和打开窗户。久而久之,南湖红船就一直以现在这种人们所熟悉的“冬装”面貌示人了。其实,中共一大南湖会议是在1921年8月初召开的,当时正是盛夏时节,因此南湖红船用“夏装”示人更符合当时的历史真相。

红船的水泥“卫士”

“文革”期间,南湖红船曾经有过水泥“卫士”。当时,为保护红船免遭浪损,嘉兴县水泥造船厂革委会为南湖红船量身定做了一个古钱币状的水泥船坞,老百姓俗称为“裤子形状”,即船坞的船头是连在一起的,中间往两边分开留出空间。南湖红船就停泊在这个古钱币状的船坞中间,其目的是保护红船和方便参观,让全国各地的红卫兵在水泥船坞上,可以围着红船绕一圈瞻仰和拍照留念。当时南湖红船是非常神圣的,不能随便上船。据调查,当时水泥造船厂是造了两个半的水泥船坞拖到南湖湖心岛南面指定位置固定好,最后再将南湖红船停进水泥船坞,这才大功告成。

“文革”结束后,为了恢复历史原貌,南湖革命纪念馆将水泥船坞拖到湖心岛西面停泊,南湖红船还是按原样(董必武来南湖鉴定红船时的位置)停在老地方。纪念馆请有关技术人员将船坞中间空缺的地方用钢筋水泥封闭起来,并在上面浇了一层暗红色的水泥磨石子,还造了一座水泥小三曲桥从岛上通往这条由古钱币状水泥船坞改造成的大水泥船。可是整体结构没法改变,大水泥船下面实际上还是古钱币状水泥船坞。

20世纪80年代,为了发展多种经营(以文养文,以文补文),这条大水泥船被改建成一个溜冰场。1986年初笔者调入南湖革命纪念馆工作时,这条大水泥船已经因为渗水而沉没,只留船头翘起在水面上。

1988年,纪念馆又将此船修好,改造成“水上餐厅”,一时间门庭若市,部分解决了游客在岛上的用餐问题。后来有两个福建人来承包此船,将船装修成清代乾隆皇帝下江南的一些场景(据历史记载,乾隆皇帝六巡江南曾八次驻跸嘉兴南湖烟雨楼),供游客购票上船参观、照相。到了2000年,一部分游客反映说此船和南湖革命圣地场景不太协调,再加上市政府决定疏浚南湖改良水质,最终决定将此船拖离南湖,它从此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作者:陈宪平 摘自《党史博览》2013年第7期)


中共德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版权所有 ,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邮箱:dezhoudangshi@163.com 电话:0534-2687759
建议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浏览 您是第 位访问该网站的人

鲁公网安备 37149202000122号